top of page

阿彌陀佛 救世團體

公開·118 彌陀義工
法生法師
救世團體
香光大佛寺|法師
這位報社網路總編輯在34歲得了血癌,死後還必須進挖眼地獄、挖喉地獄、挖腦地獄、血池地獄等地獄中受刑。努力工作所得的回報竟是如此,這當中的因果究竟為何?


《不經意的造業》


訪問獄卒—衛少卿

全文網址:https://amtbpureland.cc/FO3na

  

我的靈魂跟著我的身體一起到火葬場,親眼看到我這個身體燒成了灰燼,當下那一刻我真的很難接受事實,但我真的再也回不去我的人生了。

  

原來今生我這麼賣力地工作,去挖掘新聞,把社會上所發生的事告訴大家,許多偏念之間我已經造下了業。起初我不以為意,但閻羅王讓我看人間許多人看我所寫的報導後,被我的觀念牽走,對社會多了許多的批評和惡念頭,這些惡因全數推回到我身上,所以我必須要負擔這些惡念對社會造成的傷害。一篇所寫的報導,看似是事實真相,沒想到卻要負上這麼大的因果,當閻羅王告訴我這些時,我的心很難過,因為從來沒有人知道這項因果。正因為如此,閻羅王派我出來,講述出自己的經歷,讓大家可以知道並小心為好。

  

我名為衛少卿,是廣東人。我讀的是媒體傳播,畢業後在報社做編輯的工作。晉升為小主管後,便開始研究起網際網路,想藉由網路平台將報社的事業擴展更大。公司對我的表現相當的滿意,給了我網路總編輯的頭銜。我每天都在想要怎麼樣擴大、再擴大,將自己全心全意投於工作中。

 

為了刺激更多的讀者,我成立了一個專欄,專門分析、評論現今的世態,再開放讓諸多人發表言論,以這種互動的方式來增加網站人氣。最後我乾脆自己也成為發表專欄的筆者之一。我發表專欄的話鋒直接,往往讓許多讀者多了很多討論的空間。

  

當我事業做得正旺時,突然有一天我暈倒在辦公室,同事趕緊把我送到醫院。醫院做了檢查卻查不出病因,於是為我安排了為期三天的全身性健康檢查。

  

最終檢查結果出來,我已經確診血癌第三期了。回想起身體不舒服的症狀其實已經維持很長一段時間了,只是我都不理睬,覺得沒有時間,沒想到事情變成這樣,讓我相當地錯愕。

  

這樣的身體狀況,讓我不得不停掉手邊所有的工作,住進了醫院。化療的過程非常地痛苦,我漸漸消瘦、無法解便,雙眼失明、手腳發抖,頭部很多時後陷入不清楚的狀態。在我失明前,我看到父母為我擔心,變滄桑的眼神,我心中相當不捨,曾經我痛哭失聲地向爸媽道歉,但一切無法挽回。

  

治療了一年多,我於三十五歲時的一個晚上,全身像被撕開一樣疼痛,打了重藥劑的麻藥後斷氣死去。死後,我的靈魂看到爸媽為我痛哭不成聲,我的心好難受,但一切都無法挽回了。

  

來到閻王殿時,我認為自己一生沒有造業,閻王卻以我造成社會人心混亂、口出惡言來問罪。我思考了很久,才知道自己因為開發網路新聞平台,讓許多人受社會負面新聞影響神識,又因為不當的專欄發表言說,勾起人心起鬨,這種種的罪,死前都報在自己身上。

  

現在人死了,陽間所造之罪,必須於地獄中受刑,挖眼地獄、挖喉地獄、挖腦地獄、血池地獄等,都是我影響人心,讓人因看了專欄而不平,於評論後造業,所要受的果報,我很驚訝,自己事業的成功,居然是造罪。一時間我還無法接受,但當受苦、受罪時,我知道我真的錯了,我很懺悔。

  

因為我深深的懺悔,讓閻羅王在我受刑後,可以刑責減半,當獄卒來積功累德還債,所以我於地獄中擔任文書官。於地獄中,我也有在聽蘇佛講經,這讓我的心平靜了許多,希望將來可以有機會見佛。當了獄卒七年後,近期香光大佛寺蘇佛提供的訪問因緣,我被加入名單中,很感恩。講述完我的故事後,希望我造業下所得的因果,能夠給大家警惕,不要走我的老路。

 

衛少卿

  

訪問主筆:釋法心

二O二二年二月十八日



fat-wai
cheong
颜贵鸿
建 何

關於

阿彌陀佛 救世團體 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,正法難逢,尤其要遇到佛來住世更是百千萬劫難遭遇。 澳洲香光大佛寺於2021年4月...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