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阿彌陀佛 救世團體

公開·120 彌陀義工
法生法師
救世團體
香光大佛寺|法師

這位偽裝成「佛」的古魔已在地球布局多時,許多出家人都被他控制,成為他的傀儡,弘揚他魔卡西的法門。成魔以前他是外星球的高修行者,有著幫助眾生的悲心,但為何後來會進入魔界?有哪些微細心念偏了?他的故事值得修行人借鏡。

  


《佛與魔》

  


訪問干擾蘇師姐全身之魔眾──魔卡西(佛給法名:釋海霖)

魔齡:六十九億年,宇宙魔

  


全文網址:https://wp.me/pabxOS-bPm

  


摘錄:

我是魔卡西,有些星球稱我是「佛」,有些星球則稱我是「魔」,因為我有佛、魔兩面,在不同的星球中,呈現出不同的樣子。

  

當我以「佛」的身分進入到某一個星球中時,那時的我,便將魔的一面完全拋諸腦後,轉出我的佛心,蓋住我的魔性。這些星球眾生真以為我就是佛,他們信我、崇拜我,甚至用很多東西來供養我。

  

我當然不是一個正規的佛,可以說是偽裝的、冒牌的,但是我所表現出來的樣子,讓這些星球眾生信以為真,真信我就是來自某個神聖地方的佛,降臨到他們的星球上來引導他們,幫助他們,帶著他們解脫離苦。

  

我自己完全陶醉在其中,也是真心的想要幫助這些星球眾生,沒有絲毫的玩弄或作惡之心。

  

聽起來相當令人疑惑,為什麼我不直接改邪歸正,全心作佛就好,還要讓自己有佛、魔兩面,如此複雜?已經有不少魔王問過我這樣的問題,我只能回答他們,因為我無法改掉我的魔性。

  

很多魔王不明白為什麼我要這麼做,那和我的過去有很大的關係。

  

過去,在我成魔之前,我曾經是達洛瓦拉星球上的修行人,如同現今地球上的出家人這般。我有能力說法,也已經開始在說法,希望能藉由說法來度化眾生。然而,我並沒有因為說法就完完全全地放下自己,我總是還抓緊自己的身體。我希望我的表現永遠都是最好的,才會用盡各種努力的方法,要讓自己成就和提升。但是,我並沒有看見,我始終無法突破的原因,就是抓緊自己。如果我懂得放下這個身體,懂得擴開更大的心量,那麼,我所有的努力,才會對自己有更大的幫助。可惜,我不知道這些,也學不會。

  

當我看見後輩比我更傑出時,我完全無法接受,那簡直要了我的命,所以我做出非常多的小手段,目的就是為了要保護自己,然後阻擋我的後輩。

 

當我做出這樣的行為時,我的心徹底地汙染了,我無法再說自己是個出家人,根本就是個魔。我的師父沒有即時糾正我,任由我自己這樣繼續發展下去。最終,我的狀況相當悽慘,除了被趕出道場外,還成為在路邊乞討的乞丐。

  

我不甘心自己走到這樣的地步,沒有人可以幫助我,最後我才會入了魔界,成魔了如此久的時間,一直在作惡。但我也想滿足自己救度眾生的心願,才會偽裝成佛的樣子,進入到那些星球中所膜拜的佛像內,給他們引導和開示。

  

當地球傳入佛法後,我也來過地球。但我來過之後,又暫時先離開,因為我知道我能發揮的最佳時間,就是在這個世紀,佛法開始出現巨變的時候。

  

很多出家人都已經和我一樣,內心是顆魔心,卻還是照樣在說法,照樣在救度眾生。這些出家人,就成了我控制的對象,也是等著被我收服的魔子魔孫。在他們還擁有身體之時,還能在世間大有作為,我要利用他們來傳法,弘揚我魔卡西的法門。

  

我也算是布局非常久了,好多出家人都已經是我的傀儡。我只能說,要改到內心深處又深處,達到完全清淨無染的人,真的是太少太少。每個人的心裡都還是有汙濁、不淨的一面,而且很多人看不到自己的這一面,就任由它在心裡腐爛發臭。而會有這一面的原因,就如我一樣,還抓緊著自己,還沒完全放下這個身體。(待續)

  

訪問 主筆:釋法菁

二O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



郭丽真
阿禪
王舒禾

關於

阿彌陀佛 救世團體 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,正法難逢,尤其要遇到佛來住世更是百千萬劫難遭遇。 澳洲香光大佛寺於2021年4月...
bottom of page